Rain or Shine~降っても晴れても〜第14回-2

终于还是超过了约定的最后期限…..担当负责人的K先生,对不起。

平常,逾期完工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无法想象的,总觉得“那么恐怖的饿事,我绝对不会做的。”事实上也是如此,作词作曲都是都是,不关时间多么竟长,必然都会在期限来到之前好好完成,对此我是很有信心的。

有时,即使看到别人遇上这种情况,还是能以“啊――有点过分了吧”
“可能没办法啊”的心态超然看开,看到这些人,某种意义上,心里总觉得,“好羡慕……拖了活儿也都不在乎,心胸真是宽大啊”。
而自己打破期限之后才意识到;“越过这条线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啊哈哈哈……胡说的,我胡说的。
我还没到那种程度,最多知识尝试一下在接近期限时限的紧张滋味,然后呵呵地在心中窃笑而已。
话说回来,现在能让我感觉时间紧张的事情太多了,已经变得慌慌张张了。

第一次做那种不能录制的现场节目时,我既高兴又害怕,甚至奇怪地有些兴奋。站在那里心中的不安甚至让我想在第一 瞬间逃掉。
但是,我是这样想的――就好像凭借着身处火事现场般的那股蛮力试一试,很意外的是,只有被逼到这样的境地,才开始将自己的内部力量,无法想象的力量发挥出来吧(发挥……不出来,垂头丧气地无功而返的情况也是有的,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3月23日,在メロキュアインストin 渋谷 HMV的演唱会上,大大兴奋了一把。回来后听着自己的专辑(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听的是《Ritzberry Fields》* 心情好象又有一种回到原点的感觉),平静下来,就这样自己燃烧起来,又自己熄灭了。

不经意间想到,哪个才是真正的我呢?――哪个都是吧。

所谓的人,不关是谁都并非只有一面,而是带着各种各样不尽相同的模样。
而且如果可能的话还热切地盼望着遇到某个可以看到这一切又包容这一切的人。
被人理解的愿望,或者“我就在这里”的叫喊,人是一直将这些东西作为原动力,才做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对了,樱井孝宏先生和植田佳奈小姐在现场广播(又将是个紧张的现场!)中相遇。
樱井孝宏先生是《秋秋公主》(我演唱了其OP和ED)中的“法奇亚大人”
而植田小姐呢,看到照片我就感觉“好有欧洲女子的魅力呢”。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的这个世界,你又将迎来怎样的春天呢?

我还是每天都过着充满紧张气氛的日子哦。
*《Ritzberry Fields》冈崎律子的第4张专辑,发售于1997年

——以上摘自 06年1月《动漫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