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or Shine~降っても晴れても〜第10回

“……呼~” 痴迷于某样东西之后一下子回归自我时,会有一个快感降临的瞬间。这大概是专注所带来的成就感。

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小学一年级时班里组织远足,大家一起登山,采橡子。老师说“那么,大家尽情地采吧!”我就卯足了劲,全神贯注的搜寻,眼睛里就只看得到地上的土和落叶了。我在那之间寻找橡子,然后把它拾起来。结果因为我收集的太多了,站起来的时候,塑料袋根本就承受不住那么沉重的橡子,结果破了底儿,橡子也撒了一半。
不过我完全不在意。到底收集了多少,这个“成果”根本无所谓。专心致志地拾橡子的那段时间我非常快乐,很满足。后来去远足拾贝壳也有同样的经历。如今挂在走廊的远足照片中还有我那时专心致志的大特写呢。
一开始是和朋友一边聊天一边拾,但不知不觉就集中了精神。
我完全陷入了不停的挖掘,被海水浸湿的沙子以及牡蛎身上没有规律的锯齿状图案的世界中。结果我的网捕到了异常多的牡蛎,重得提不起来。只能拖到地上一直用手拽,这样就显得更重了。那一次我拾到的牡蛎竟然是朋友的三倍重,都有点不好意思呢……

而现在,虽然我早已长大成人,却仍然很容易痴迷于某样东西。而且一旦专注起来,其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不过对我来说,或许有时候只是为了忘记某样东西才特意沉迷一件事的。

为了忘却……什么呢?突如其来的孤独感和寂寞吗……?

那种心情有时候突然涌出就让我无所适从,追求能让自己专注的事情并投入其中,这是一种无法取代的喜悦和救赎。

五月是投身于唱片中的一个月。这次的工作是个新的挑战―――尝试为女子二人组合作曲。
组合的名字是Melodic Hard Cure的意思。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就是希望可以作出有旋律感,触动人心的音乐,听到后心情就会变得细腻敏感,充满了“想爱的心情”和“被爱的心情”。

我想这也正是现在我想拥有的心情。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