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号掲載分(1998年7月6日)

今天吓了我一大跳的,是场火灾危机。
两辆消防车拉着警笛吵吵闹闹地开进小巷子里,“哦!”往窗外瞧了瞧,看见有人在拿着喇叭喊“刚才,某号7楼的住户打电话说有火灾。请通报的那位先生出来一下。”我住的地方是某号的4楼,所以大吃了一惊。这么近!但是又看不见什么烟,又闻不到什么异味。
这时候屋前的那条路上已经挤满了人。窗户里,楼梯上,都是人、人、人&眼、眼、眼。我也偷偷瞄了一眼,诶?大家都在往我这儿看……
“诶?我?没搞错吧。”刚这么想,更令我吃惊的事出现了。消防车的云梯(上面坐着两个消防员)从窗外慢慢地升了上来。
“诶?我?没搞错吧。”

●第22号掲載分(1998年8月1日)

这几天一直在准备专辑。深刻感受到了“冲劲”与“健康”的重要性,于是决定以此为本月目标,120%努力吧。

你也不要迷茫,不要害羞,走属于你自己的道路吧。祝大家夏日愉快!

●第23号掲載分(1998年9月8日)

天气渐渐变凉了。最近感冒很猖獗呢,大家千万要注意身体,过一个精神和体力都充沛的秋天吧。
我8月的录音日程整整推迟了一个月之久。终于渐入佳境了。9月只有1、2天的休息,绝对可称得上是“超忙一月”。但是,如今我的烦恼是“睡不着觉”,明明眼皮重的要死,但闭上眼脑子还是很清楚。而且就像是逼我一样,这些天来,门前的道路都在夜间施工。凌晨2:00往窗外一看,有一个人,一丝不苟地挥着一盏红色的灯。刚想着说:“辛苦了。刚说你坏话不好意思呢”,结果发现那个人不过是个人偶。

●第24号掲載分(1998年10月13日)

大家好。身体无恙否?
录音工作在9月30日顺利完成了。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无止境的工作室←→家的两点生活,所以终于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一边看着电视里的《kojikoji》(日本动画片名,不知道中文名丫。和樱桃小丸子是同一位编剧哦),一边开怀大笑了
对了对了,有一件事必须向大家道歉。期待这次专辑《おはよう》里那首《雨にぬれても(即使为雨所淋)》(电影 《向着明天射击》的主题曲)的各位,真的很对不起,那首歌取消了。录音开始之前,突然想起一首很喜欢的歌曲,然后就想着“唱吧!”,但到了录音开始时,感觉“这首曲子不一定非得现在录啊”。正因为是非常重要的曲子,所以这次取消了。

●第25号掲載分(1998年11月30日)

大家好。感觉好久没来过这里了。
来参加《おはよう》专辑活动,以及之后发来邮件表达对专辑感受的各位,在此再一次表示我忠心的感谢。
如梦境般的日子过去了,又要开始投入到忙碌的生活中去。但是,每天却冷的让人瑟瑟发抖。我今年防止感冒的方法是漱口(这是每年都做的事)高丽人参茶!颗粒状,每一小袋能冲一杯。天冷的时候,常常拿热水泡来喝。广告上说可以暖身子,实际感觉也的确不错。颜色很淡淡的,带一丝微甜。但却又一股怪异的中草药味道。
现在一点点开始进入新一轮的谱曲心境中去,所以总感觉自己有一些变得敏感。甚至敏感得有些过头了。

●第26号掲載分(1999年1月5日)

大家新年好。希望自己在99年能有一个崭新的心情。也祝大家能度过美好的一年。
12月31日,趁最后时间擦了下窗,然后便出门去了。提着白天买的金橘和附近有名的小点心,兴冲冲地向家走去。(引者注:这里的意思应该是离开平时租的房间,回真正的家)途中,发现还有打工的学生站在店门口工作。心底不禁暗暗为他们鼓劲:“加油!!”。为什么呢……因为这份寒意我也有亲身的体会。学生的时候,自己也做过这样的打工。脸冻得红红的,手脚僵硬像个机器人一样。到最后整个人冷的发抖起来,实在是段痛苦的回忆。那个孩子工作结束之后是不是也有热乎乎的晚餐等着他呢,一边想着一边推开家门。“Oh!No!”
家里人竟然全都感冒了。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为了不被染上感冒,还是戴着口罩和家里人度过了新年。

●第27号掲載分(1999年2月13日)

大家好。忙碌的日子告一段落,我也抽空去了一趟温泉旅行(虽然只是两日一夜的短途)。大概当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懒惰律子”,不过从上周开始一点一点进入录音工作了。“好,继续工作了!”。今天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偶然想到的事情。
思恋 最近总有些别扭的感觉。总觉的对某些事感到别扭。微微想做些新的事情。或是想和其他人在一起。是因为过够一个人的生活了吗……总感觉心中有股思恋的感觉,我到底是怎么了?看电视的时候也是,对一些人与人之间幸福或悲伤的剧情,都看到非常投入。

●第28号掲載分(1999年3月16日)

在房间里悠哉游哉的时间都没有……最近如此安静,以至于以前感叹这些话的日子都仿佛幻觉一般。昨天、前天也是,电话一次都没有响过,我甚至想把听筒拿起来,看看是否还连着线。考试、求职告一段落的各位,真心祝贺你们(译者注:日本高考、求职都集中在3月。四月是学校、公司的开始,后文找房子的人增多也是这个原因)。最近我总是郁闷自己碰不上什么好事,所以至少听到别人喜事的时候,会感觉精神一振。尚无着落的各位,莫气馁,再努力坚持一下。这也是现在我想对自己说的话。

●第29号掲載分(1999年3月25日)

井上喜久子小姐的演唱会在大阪サンケイホール礼堂举行。我是做早晨10:24分的新干线去的。但那天我几乎是到了那边,没做什么停留,便立即折返回来了。
演出场一结束,我便立刻和其他配乐的同事一起赶往新大阪站。
本来时间就安排的很紧了,结果还碰上了堵车……但总算是在发车前5分钟赶到了车站。坐着19:54分发车的盼望号(译者注:列车名字),呼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