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号掲載分(1997年8月1日)

现在身边很多人已经开始放暑假了。你的每一天过得怎样呢?我自己的话,比起往常有了更多和别人见面的机会,上周也是,一共接受了两次采访。
7月某日(星期二) 涉谷,《周刊ASCII》的采访(8月4日发售)
几个人围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一台超小的リブレット“哇,果然还是小的比较好看呐。”“我也好想买一台啊。”

●第13号掲載分(1997年10月1日)

附近的神社在举行一场庙会。虽然外面雨下的好大,不过今年最有人气的小摊会是哪家呢……我实在好想知道,就趁着外出的时候顺路去看了看。结果,在人山人海中找到了TOP3……
第一位:黄油烤土豆 把北海道特产的超大土豆放在蒸笼里蒸好,摆到碗里。那种热乎乎、将碎未碎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客人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添加黄油,趁粘糊糊的时候洒上盐。那些中学生无论男女都被深深吸引。当然还少不了那些刚开完派对,肚子空空的年轻人。

●第14号掲載分(1997年10月18日)

我的新专辑“Rain or Shine”已经推出了,作为宣传活动,预计11月的时候会去一趟福井、大阪和名古屋,想想就兴奋不已。
不过,我觉得如果兴奋过了头冷静不下来就有些麻烦了。
……那是我去横滨广播台之前那天发生的事情。
当时自己一边哼着歌,一边在熨一件白色的全绵衬衫(高温、无需垫布),突然想到:“啊,那件裙子也烫一烫吧”,于是麻利地拿了过来。不知道自己那时候在想什么,竟然把还在高温档的熨斗直接放在了标有<低温,需垫布>的裙子上。

●第15号掲載分(1997年12月8日)

大家好。今天我有些提不起劲,所以一早都在听迪斯尼的名曲集。听的时候,恩……感觉整个心灵得到洗礼一般,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虽然大部分的歌都很美,但追究是很久以前的歌。像《ハイ・ホー》、《ビビディ・バビディ・ブー》、《チム・チム・チェリー》这些歌,必须要看着歌词表,才能清唱出来。
另外,“Rain or Shine”的宣传活动进行的很顺利。

●第16号掲載分(1998年1月1日)

冗长寂寥的冬夜。
一个人静静坐在桌前,零星写着些过去以及将来的事。
○出租车…… 1997年内,我曾经2次在深夜坐过出租车。
第一次是在8月底。「愛してほしくて」和「Rain or Shine」录音工作完成的那天,凌晨4:50分从公司下班出门时乘的,是个非常开朗的司机。“啊拉,跑了一晚上,都到这种时间了,竟然还有人拦我的车”……同感。
这时候,一句振奋人心的话出现了,“好,5点了。夜间运营费的时限过了。小姐,好运气耶。”

●第17号掲載分(1998年2月1日)

天这么冷,大家身体还好吧。2月份的大吉日是有1号(星期日)、7日(星期六)、13日(星期五)←啊,13号,而且是星期五(- -||)……、19号(星期四)、25号(星期三)。我怎么知道这些天是吉日呢,因为今天我找记事本仔细查了一遍。
不久之前,总算买了今年的记事本。
1月份都已经到第4周了,心里担心店里大概已经没有了吧,跑过去一看,还有,还有。也有很多其他在找的人。有同伴真是好。
我对记事本的要求是,薄、轻、不要有多余的附页,但是最起码,得要附有黄历和通讯录。本来很想买本白色的,但自己去的这么晚,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

●第18号掲載分(1998年3月7日)

午好。最近感冒猖獗,大家(家人)都没事吧?
我自己也差点被传染上,但总算是勉强挺住了。今天嗓子有些沙哑(咳咳!),但身体还算健康。
读过一本书,是说“免疫”的。
里面写到“笑”和“怒”都不会降低免疫力,但“悲”则是健康的杀手。你有没有类似的体验呢?
于是我会觉得“好,那从今以后我痛苦的时候再也不哭哭啼啼的了,就发通火好类”,但仔细想想事情也不可能这么简单。
或许发火真的有什么神奇的作用,但我犹豫的一下还是决定放弃。最重要的原因是,发火的人很可怕,我不喜欢。
“笑”的话不管看多少次试多少次都不会觉厌烦,所以我最终还是决定用微笑来迎接自己的每一天。

●第19号掲載分(1998年4月14日)

大家好。你家周围的樱花开了吗?
和恋人踱着步窃窃私语的途中,或是在那些被逼着参加的宴会中,有许多可以赏樱的绝佳时机。
而我自己,今年不知不觉中已经看过了好多不同的樱花。像是唱片公司附近那条河边种着的一排樱花、乘电车时看见河堤上的樱花、过马路时路边绿化带中的夜樱……

●第20号掲載分(1998年5月18日)

总觉得最近天空老是阴沉沉的,不过大家的身体还好吧?
今天因为工作上的事,给NTT打了通电话,对方是位非常和蔼的老爷爷。就连我没问的一些资料都帮我一件一件给调查清楚了……听筒那边不断放着“请稍等片刻”的旋律(好像是电影《The Sting》里的音乐),于是趁这个空隙和着节拍打了起来。